輕羽緋櫻

名字的解读方法“绯樱”| ू•ૅω•́)ᵎᵎᵎ
透明写手一枚,正在努力变得实体化٩( 'ω' )و

不知道为什么让我看了预告后……有种强烈的觉得哒宰是反派的感觉……(´゚ω゚`)一定是我多想了。

【药婶】难以启齿的欲望/又名:倒计时【上】

  上次投票出的第二个素材,老实说很多人都巧秒的避开了糖。(其实一个都没有选中糖)不要因为“难以启齿的欲望”就被诱惑啊!骨气呢!啧啧啧!等第二篇下发出后,就开始写第一篇和第三篇,可以去首页继续投票。我会根据投票结果决定先后,还有……BEorHE。(喂!
——————————————————————
   最近宴会总是频繁。

   畅谈,美酒,珍馐。

   热闹过后的午夜,街道上寂静无声。好在月下不是孤单影只。月色倾斜,拖拽出两道悠长之影

   比起宴会北旧更向往这段气息渐渐寒冷的“回家路”。

   冻僵的脸埋进围巾里,冰凉的手指悄悄爬上身边人的手背,划过柔软的肌肤,见他没有反抗便像个小孩般轻轻捏住对方的指尖。

   “有药研在就什么都不怕了。”

   其余未落的话音被夜风吹散,沉默中北旧悄悄歪过头,不料深深陷入那双纵使是在暗夜也隐隐发光的紫眸。药研始终一言不语,面对北旧的小举动只放任在眼里。明明是把经历战场血雨腥风多年的刀剑,这般少年的模样配上一丝不苟的神情却没有半分违和。

   不论是多长路,和药研呆在一起的话时间就会不自觉的变得很快。

   如果能再就一点就好了。

   推开本丸的大门,这么晚大家都睡了吧。

   长时间的相处,有些话就算不用说出双方也会懂得。正这样他才会在当自己对他心生爱意时,悄然拉开彼此的距离。

   北旧躺在床上,不由自主的抱紧被禁锢在双臂的枕头。拉门外的身影,直至离去为止自己也依旧痴痴的看着。

   “大将早些睡吧,明早还有会议。”低沉的声音散发磁性。

   那夜北旧作了一个梦。

   梦里,视网膜上残留的影像是白晢的皮肤,与日思夜想的深紫色的眼瞳。

  嘴唇上留下了一个冰凉的吻。

  跨坐在自己身上的人身着出征军装。北旧如同被狐妖迷惑般抬起一只手臂抚摸冰冷的金属,慢慢攀的上药研的后领。不由自主的主动前去摩擦他的嘴唇,舌头在口腔里搅动,嘴唇一点一点变得温暖起来。

另一只手没有闲暇,贪婪的在长腿上游走。药研慢慢俯身抓住北旧那只肆意妄为的手腕,一个又一个的吻顺着下颚游走,直至胸前。指尖也慢慢挑起睡衣的纽扣,这些吻的温度很高,与一开始的吻不同,大约是因为指尖碰到的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都太冷。

第一次接吻让北旧头昏脑胀供养不足,想要下意识的推开对方,却又不舍得放手。无奈般,趁对方稍不留意,一口含住喉结。

舌尖舔舐着那一点突起,猫科动物般细小的呜咽在喉咙里起伏,北旧尽力克制自己身躯地发抖,即像是拒绝又像是渴求。

猝然睁开了双眼,作别了梦境……

两腿间所夹杂的液体润湿了紧贴在上面的布料。

原来对于他的爱慕,已经演变成了启齿的欲望吗?抛弃手中被揉捏得不成型的抱枕,北旧起身坐在桌前。

凌晨三时,天还未亮。月光秉承寒意透过帐子,静悄悄映进室内。寂静,无力而又虚弱的光线嵌如墙壁。

北旧翻开自己最喜爱的书,将其中的薄纸抽出。月光犹初雪霏微,少女神色黯然了几分,手指愈发用力的紧握,最后却又放弃般松开。

——本丸将在下个月取消,审神者们务必做好准备。

不眠之夜中,倒计时携带着这份难以启齿的欲望,悄然开始。

【待续】

占tag致歉【药婶】投选题材结果

要知道前文的可以点评论里的链接,因为之前去了军训导致耽搁了五天。今天一看发现选二的人最多(你们就不怕抽到刀子吗!)那么我今晚就先发第二个题材。

关于下面这三个药婶题材,想知道读者更喜欢哪个呢?这三张里有刀子也有糖。【所以到时候出了BE也不要怪罪于作者。】大家可以为喜欢的题材投票,直接在下面评论1..2..3..就好啦。

我真的厉害了,一个夜战演戏……虎徹家的就凑齐了!而且……这位还得到了两把Σ(っ °Д °;)っ

说实话,在考虑要不要用北旧的视角写个小剧场【因为觉得关于北旧的那篇文太啰嗦了,所以打算全部改一下。近期再重发。】

很好……我打夜战演戏得了两把呢……
拜托了!我不想再进王点了!走一下其他路线好不好?

太郎带队:再往前就是不净领域,做好觉悟了吗?

我:等等!等等!一定是搞错了什么!

天啦!尽然锻出来了!果然350出奇迹没错吗!

【占tag致歉】关于黑暗本丸《不一样的日常》和《缱绻》

因为这篇文的原作者其实是 @LCSSND ,只是与我写的《缱绻》有一些联系,所以《不一样的日常》也由本人代发。

但是毕竟涉及了别人劳动果实的原因,我发是都会@原作者。所以对这篇文如果要提问或者建议的话,就不要私信我了。【已经有两个了Σ(|||▽||| )】直接评论或者问原作者。【问了也没关系,我也会回答的。只是怕我这里说错,或者不小心剧透了别人的剧情(。・ω・。)ノ♡】

二来,如果喜欢本文的人顺便也关注一下原作吧,因为我这边只是负责发正文,不发《不一样的日常》的番外的。【主要是怕发的东西太多,弄得自己页面混乱,从而导致倒底忘填了多少坑。】

最后还是感谢大家对两文的支持,虽然只发了序章和第一章,对于这两篇文的构思是两个作者一起构思的,大概也就是明暗线的问题,一个出谜题,另一个解谜题。

【黑暗本丸】不一样的日常(all婶)非套路文

注意:预知前文,请点
http://qingyufeiying261.lofter.com/post/1efbc3dc_10ccff57
@LCSSND (绯樱代发)
——————————————————————
第一章

    苜阑摊在自己房间里的榻榻米上,随手拿起旁边桌上的工作手册翻看起来。

    心中的恐惧油然而生。

    终于看到了人是好事一件,可那人的异常反应又让她的心里感到害怕。按照前辈们所讲述的,明石国行是一把宁愿被吊在大树上晒一天也不愿意下地走三步的刀。甚至连饭菜也想让人送到他嘴巴里。而他现在…

    说起来,除了明石以外,她并没有看到其他任何一把刀,连这间房间,也是明石带自己来的…走之前还问自己晚饭想吃什么。

    她猛的坐起来,手扶着窗户,把目光向窗外投去,明石国行在不远处的菜地里采小白菜。由于这里已有一段时间没有灵力的滋养,菜叶子有些发黄,不过明石依然耐心地一点一点地折掉那些发黄的部分…

    等等…刚才他扫地的时候还在哼歌来着…是很开心的吗?!

    狐之助交代完一些基本事宜就走了,把苜阑一个人孤零零地抛在这里。这多少使她感到不安。她再次发动灵力,可得到的答案还是和以前一致——

    这的的确确是一座全刀帐的本丸。

    好奇心的驱使让她想在本丸中寻找那些空有气息却没有现身的刀剑男士。不过就算她再笨也察觉到了,这里应该不是一座正常的本丸。

    那么…等明石回来是不是一个更好的选择呢?

    接近黄昏的时候,明石国行叫她去大厅吃晚餐。

    “那个…明石先生?”

    “叫我明石就好喽阿路基~”

    “额…明石,请问为什么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呢?”

    “啊~大家都在这里,只不过在您到这里的这段时间内,他们都在睡觉呐。”

        听到这里…苜阑表示她真的怕了。大早上的睡啥觉啊啊!

    “额…这里的活计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在干呢?”苜阑不依不饶地问。

    “啊~这是因为大家都不喜欢活动呐~”明石笑开了,“所以便由我一人承包了。而且劳动本身就是一件快乐的事啊~”

    好吧,苜阑心中最后一根希望的稻草也被洪水冲走,从此一去不复还。

    大哥你不应该才是懒癌担当吗?!连你都妥协了那其他人是该有多懒啊啊啊!

    当然这句话她不可能说出口就是了。

    一瞬的害怕之后,她还是跟着明石出了房间,毕竟填饱肚子才是第一要事。

    从二楼到一楼的楼梯又窄又暗,只有一点落日的余晖照在里面。不知是什么原因,二楼竟然没有灯火照明。

    下楼之后,苜阑才注意到,一楼的房间很多,此时微弱的光芒正从房内映出来,这给她一丝安慰。

    “对了,阿路基,”明石回头看着苜阑,“本来大家都是分别在自己的房间里吃饭的,不过由于您的到来,我已经通知他们在饭厅集合啦。”

    情绪稍稍缓和的苜阑对于这句话只是给予了一个“嗯”字作为回答。

    虽然不知明石说这句话的用意何在,不过事到如今什么也改变不了她所处的状况。

    在穿过了两条漆黑的走廊之后,终于到达了吃饭的大厅。

    如果以后有人询问她一座本丸有多大,她一定会信誓旦旦的回答:“那是一种可以把一个人的肚子走饿的长度。”

    从外面看,屋里面像是完全没有人一般,因为压根没有灯火的影子。

    明石看起来有些无奈,边拉开门边开口质问道:“你们为什么不点蜡烛?”

    只听里面异口同声:“在等你点~”

    苜阑心里一紧:看来真是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加不正常啊…

    明石扶着下巴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开口:“嗯,太早点上确实会吸引蚊虫,这时才点也是明智之举。”

    这…是什么烂理由啊…

    “请进来吧,阿路基。”明石在门口向她招手。虽然她万分不想进去…

    在她踏入门的一瞬,她感到一坨强烈的目光集中在她身上。

    “额…你们好,我是新来的审神者,叫做苜阑…”她尴尬的向众人招了招手。然后…自己该干什么?!

    于是在尴尬的气氛下,她小心翼翼地挪到了主位上。

    刀剑男士们鼓掌表示【了解】,随后便开始享用晚餐。

    苜阑一边吃一边悄悄观察着刀剑男士们的一举一动。确实,眼前的男孩子们长相都十分养眼,可是气氛却又有哪里不对。

    短刀们聚在一起小声讨论,边吃边笑。而太刀们也各做各的,稀有度高的刀甚至从头到尾一句话也不说,默默咀嚼着白米饭。打刀们则是眼皮打架,甚至有吃着吃着就睡着的嫌疑。

    期间,有一名叫做药研藤四郎的短刀也许是吃得太急,将米饭呛到了气管,是明石国行急忙倒了水,并且还拍了拍他的背。

    “没事吧?”明石低下头询问。语气很温和,就算一部分的深色碎发稍稍遮住了脸,也知道他脸上一定带着微笑。

    “没事,谢谢您。”药研干咳了两声,也稍稍缓过来了。

      “真是热心啊,明石国行。”她这么想着。

    深夜的本丸很安静,吃完饭后所有的刀就全部回到了房内,不再出声。

  苜阑也摸着黑回到了卧室,再次瘫倒在榻榻米上。经过了一天,她也对本丸的大致情况有了一定的了解。这座本丸很异常,但里面的刀剑男士没有敌意,只是有点…懒,还有就是…

    性格不符。

    关于本丸的异常,zf以前也有交代过,她也知道有一种【暗黑本丸】,可是仔细想想刀男的行为和本丸内部的情况,却又不大符合。再说了,zf该是不会给自己一个不正常的本丸的吧。所以说,安心睡觉是没有问题的吧……

    “算了,明天问问狐之助吧。”在工作日志上写好异常情况之后,她拉上明石送来的被子,毫无迟疑地将自己死死包裹在内。

————————————————————

      半夜十分,当所有生物都睡得很香的时候,苜阑却被炸醒了。

    “唔唔唔…”门外传来人的呻吟。

    “干什么呀…这么吵…”苜阑心里嘟哝着,翻了个身。

    “唔唔唔啊!”

    “真的好吵…我要睡觉…”

      “唔唔唔唔唔唔啊啊啊啊啊!”

    “我【ロ!到底怎么了!”苜阑一个翻身坐起来,被子被踹飞到十万八千里外。

      此时在苜阑的房间之外,正有“咕噜噜”“唔唔唔”的声音不断传来,这让清醒过来的她有种置身于“丧尸围城”中的感觉。恐惧又再次升起。

        “咚咚咚…”有人在敲门,声音很急促。

      正当苜阑不知所措的时候,门被猛的拉开了——

    门外站着的是鹤丸国永,就算是大晚上的也穿着白色的浴衣,雪白的头发不算杂乱,服服帖帖地夹着他细长的脖子。

    “苜阑!!!我好怕啊啊啊!”鹤丸突然大叫起来,眼泪从金色的瞳孔里滑落出来。

    你好怕,我才是好怕嘞!

    “额,那个鹤丸先生,先冷静下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虽然她很害怕,不过她还是拿出了手帕,跑到鹤丸面前,妄图帮忙擦擦眼泪。毕竟一个大男人在自己面前哭得稀里哗啦也是一件令人惊悚的事。可是她却惊奇的发现,她并够不到鹤丸的脸。

      ……于是,那货哭得更大声了,边哭还边摇晃苜阑的身体。这就是所谓人生的考验。

    “真是不好意思啊,小姑娘。”门外传来懒懒散散地声音,说话的人正往这边靠近。

    着深蓝色浴衣的男人出现在她面前,脸上挂着微笑,眼瞳里反射出新月。

    有种不好的预感啊……

    “实际上这货躲猫猫的时候输了,害怕受惩罚,”三日月笑了,漂亮的眼睛眯成一条细缝,“但是你也明白,游戏都是有输赢的,惩罚呢,也是必须的。”

    三日月死死拉住鹤丸的肩膀,边说着边将他拉下楼梯。

    鹤丸试图反抗,大喊救命的同时向苜阑伸出了尔康手。

    苜阑在楼梯上沉默地向鹤丸挥挥手表示道别。她承认她其实只是被吓傻了。

  "Weii~该怎么惩罚鹤丸殿呢~”楼梯下传来欢快的童声。

  “那当然是……”是一位大叔的声音。

    诶,难道他们晚上不睡觉吗?两个人脑子偶尔一抽半夜玩个躲猫猫倒是没事,可是听这声音的感觉……

    苜阑再次确定了一下时间,凌晨2点16分,一分不差。

    她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疯了般冲回房间,把门摔上,靠着墙拼命喘息。冷汗顺着短发滴下。楼下的嬉戏声依旧。她的睡意顿时全无。

    这不对,这太匪夷所思了,一座晚上活动而早上沉寂的本丸?!

    像是妄图推翻自己的推论一般,她贴在窗户上,借着楼下的点点烛光向下看——名为信浓藤四郎的短刀面对着樱花树,好像是数着1,2,3……其他的刀向四面八方跑去,像是在寻找躲藏之处。而身着白色浴衣的鹤丸国永正被倒挂在巨大的樱花树上抽泣着,又感觉是在祈求信浓放自己下来。

    果然是一把刀都没睡吗?

   
   

【黑暗本丸】缱绻(all婶)非套路文

注意:预知前文,请点http://qingyufeiying261.lofter.com/post/1efbc3dc_10ccff61

————————————————————————————
第一章:

      今天是2225年5月10日,是我的生日。
  
    也许今后的所有日子都会成为我的生日。

    我被困在这一天,我用尽了从这里逃脱的办法,最后都回到原地。无论是翻墙跳出还是夺门而逃。我最后都会重新来到我进门的一瞬。
    这已经是第3次了。
   
    我跨坐在围墙上,看向远处。是外面的街景没错。掏出一直处于无信号状态的手机,上面的时间是15:35。暗自咽了咽口水,默默记下。

   双手紧紧抓住墙面,像是要将其镶嵌进去一般。有些恐高的自己,甚至感觉双目眩晕。不敢将多余目光分散于地面,只是紧紧锁在面前被自己跨坐的墙面上。墙并不是很厚,让我很是没有安全感。就这样僵立了几分钟,终于下定决心一般,将左腿缓缓伸直,身子伴随着腿的动作,像右扭动。右手一点一点的松开,待身子转正后一把握住右侧的墙壁。

    臀部像后微磨,一鼓作气将一直卡在墙内的左腿翻过。却不料因动作过于迅速身子失去平衡猛地向前一扎。

    迎接我的并不是水泥地,而是柔软的草地。纵使如此,手臂上传来的清晰的痛楚还是令我咧了咧嘴。

   迅速掏出手机,上面的时间显示着14:30,时间又回到了一个小时前。

   这种在影视剧中司空见惯的剧情,没想到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倒底是《1408号房间》还是《往生拯救计划》呢……

   两个都差不多的好么!一个主角是被困于空间,另一个是被限制于时间。现在看来,我似乎是把两者结合。只要离开这里,时间和空间就会重新刷新到我刚刚进来的时候。
  
   最终得到的唯一一个结论就是“我无法离开。”

   想罢,认命般的向宅子走去。突然想起来自己至今为止都没有进食,都是因为刚刚发生的恐怖事件对神经造成的冲击,害得我连饥饿都忘记了。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否则怎么逃跑呢?

  本着天大地大,吃饭最大的精神。我凭借着将一楼房间全部探查过的经验,熟门熟路的找到了厨房。角落里装有食材的篮子不出意料的空空如也,四处寻觅也没有什么食材,倒是在灶台下发现了一些面包,查看了保质日期是一年,暗自庆幸起码要在八个月之后才会过期。

  撕开面包的封带,一口要下去。

  啧!好难吃!所以说不愧是保质期那么长久的面包吗?我都隐约觉得嘴里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几乎要在下一秒将口中的东西吐出,却在看见本就没剩几个的面包,大脑真空了一秒。说不定今后的生死存亡倒要靠它了,所以我几乎是机械般的嚼了几下就将它顺着咽喉困难的吞咽进肚。

  勉强的吃下了个面包,将剩余的抱在怀里,现在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在将面包放置在楼梯口处,来到田地里的一间器材屋,随手拿起门后的一把铲子掂量掂量,双手握住木柄随意挥动几下,铁骑割破空气而发出“咻咻”的声音,这样还远远不够,我又翻找出一捆麻绳和锄头。

   踏上楼梯,面对沾有血渍的绷带,提着工具的自己双手颤抖,可这也是唯一的出路了吧。我到底要瞧瞧那个损友给我介绍的是什么工作!

  将锄头首尾两端都系上绳子,一端系在房梁上固定。我在梁上系了一个死结和一个活结,因为绳子很长,我将能打开活结的一部分绳柄绑在肩上,只要我遇险倒下,那么锄头就会落下。

  虽然说是很好的计划,但是万一里面有一个大佬一样的角色,我这种雕虫小技肯定会被轻而易举的识破的。

  我所看到的众多的影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去,里面不是杀人狂魔就是鬼魂!

  握紧手里的铲子,挡在胸前。待我用它把绷带一点一点撕开后,我站于门侧,用力拉开拉门。伴随着“刷”的一声,迎来的便是一阵沉默。

没人?

    我悄悄探出个脑袋,屋内明亮房间里的东西被整齐摆放,也没有多少灰尘的样子。看起来很正常的房间尽然用绷带将它缠绕一定是有什么猫腻

    慢步踏进屋内,也许是因为长期封闭的原因,这件屋子里有一股浓烈的霉味。虽然我还蛮喜欢这种味道来着……

正欲去看看桌上的文件,突然被拉扯的肩背吓了自己一跳。回头看看摇摇欲坠的锄头,再瞧一瞧已经绷直的麻绳。

本来想说什么“因该不会有事。”这种标准的Flag,都被自己哽咽着吞回肚子。

再三考虑后无奈将绳头放在离桌子的不远处。

放在桌子正中央的是一本手册。可能是因为年过太久都已经泛黄,书角也开始卷曲。好在里面的内容还是看得清。

   在小册子里提到了我不曾了解过的词汇,例如“审神者”,“附丧神”什么的。通过里面的介绍,我也大概明白了自己的工作是什么。

   大概就是政府选拔一些灵力强大的人去当审神者,召唤附丧神对抗时间溯行君之类的。简单来说就是一个来充当电池的工作,只是工资比较诱人而已。只是,我可不记得有培训这一回事。指南上也说过会有政府人员“狐之助”的引导,我可是连个人影都没有寻见。

现在不管怎么想都更加不对劲,再加上时间空间的重置简直令我要怀疑人生。

默默将这个小册子放在口袋里,现在自己有两个选项,一是按照上面的指导学会用灵力保护自己,但是这种方法只对附丧神有效,万一对方是人类怎么办?而且就算对方是附丧神什么的……我这种现学着万一实战时紧张得两个保护罩都打不开岂不是尴尬至极?

越想越觉得自己有被害倾向症,只是这种情况担心有人会杀死自己是很正常的吧!

那么也就只剩第二个选项了,先拿走第一份文案,然后再走到外面去打破规则使时间重来。这样的话,因该会有很多时间了吧!而且还能保证自己回到较为安全的时候。

默默的把小册子揣兜里,将希望寄托在桌上的文件,它们都是按照时间整理的,甚至在桌的左下角还写上了时间排放的顺序。只是实在是太老旧了,我只能隐约才到大概是从左到右的顺序。

我挑起那份按理来说是最早的文案,不像那份手册看起来很新,背后标注的时间也很清晰,我看看写着什么来着?

2225年的5月10号。

欸?

思虑连带着空气一起冷却下来,自从我进门以来都从未在意过的细小的摩擦声此时以比恐惧还要迅速的速度占据我的神经。

刺儿的锐物摩擦声慢慢变成碰撞。

这个方向是……

紧抓文件,慢慢向门口退去,重新拾起绳柄。

壁橱吗?